百万首页 |新闻 |产品 |分类 |供求 |商家信息 |招聘 |相册 |资讯 |知道 |商家 |随便看看
普通会员

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

贴片电容、安规电容、可调电容、钽电容、贴片电感(高频绕线电感、高频薄膜电感、...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李先生
  • 电话:0755-85293010-8006
  • 手机:13632654895
站内搜索
 
相关信息
  • 暂无资讯
正文
伊朗名将之花陨落 中东潘多拉魔盒打开香港1861图库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0-01-18  浏览次数:

  市场避险情绪上升将让避险类资产如黄金及日元等有较好想象空间,但高油价尚有待进一步考验

  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油品事业部总监,有十余年从业经验,万人堂心水论坛06049 东北二人转。皇宫高清视频素材下载(编号-15,在海外航运公司、央企及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海内外多个重要岗位任职,在航运及油品贸易营销方面有大量实战,在全球三大船供油市场新加坡、富查伊拉及鹿特丹有丰富工作经验。

  【财新网】(专栏作家 张龙星)2020年1月3日,伊朗名将之花苏莱曼尼命殒巴格达。作为在伊朗拥有无上地位的强硬派标志性人物,苏莱曼尼被美国以斩首战术定点清除成为2020年飞出的第一只黑天鹅。这一事件对国际油市的提振明显,当日拉升国际油价走出4%涨幅,同时避险类资产如黄金、避险货币日元等纷纷走出强势表现。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改变了奥巴马时代的怀柔策略,转而对伊朗采取极限施压。2018年,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重启对伊石油和金融制裁,利用全球金融霸主地位极力挤压伊朗石油出口量。此前伊朗每天280万桶的石油出口量急剧下降至2019年年中的每天40万桶,伊朗本就糟糕的经济形势雪上加霜。伊朗在2019年11月取消汽油补贴引发了骚乱,发展到全国断网五天才事态平息。

  伊朗国内危如累卵的形势也使得2019年四季度中东地缘相对平静。如果美国继续极限施压政策,伊朗内部出现分化的可能性将大增,美国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可能性在稳步提升,美国可完美避开与拥有战略纵深、地形复杂、自身工业体系较为完备的伊朗正面冲突的可能。这也是2019年6月,特朗普在美国无人机被伊朗击落后,最后关头叫停空袭的核心原因。

  随着中美达成阶段性协议,特朗普本次兵行险着,斩首伊朗高层凸显威慑,显示了特朗普当前关注点由中美博弈转向中东乱局的考量。特朗普为了谋求连任需要在中东重拳出击,凸显美国超级大国的威慑能力。同时,EIA预计,2020年美国将首次成为石油净出口国,石油净出口量将达到57万桶/日,美国在全球石油行业中的角色历史巨变,也显示着美国对中东事态的关注点将从战略通道安全更多转移,中东战略全局掌控与把握成为美国必须确保的目标。

  2019年四季度以来,伊朗国内形势严峻,对外战略上处于守势,即使美国人不亲自下场干脏活也有望能收获一波。现在特朗普激进冒险,给了伊朗高层利用外部高压态势紧密凝聚国内共识、转移矛盾的机会。伊朗一方面会利用标志性人物的悲情离世在国内团结人心,同时保守派有望迅速崛起从而使得冒险成为一种选项;另一方面伊朗也会以打促谈,利用与美国的谈判渠道争取更多利益。这也是特朗普为什么说伊朗从未赢得一场战争但也从未输掉一场谈判。

  鉴于伊朗在美国长期封锁下武器装备的代差,以及伊朗近年来发展的什叶派之弧力量,我们研判伊朗应对策略是以超限战特种战为主,即在中东地区利用代理人战争定点袭击美籍人员和目标,以色列可能成为被报复对象,但是波斯人不会贸然发动正面战争,毕竟代价过高,且与伊朗有传统良好关系的德国等欧洲国家也希望能在谈判桌解决问题,正面战争是当前美伊博弈的最坏选项。

  我们看到目前伊朗宣布中止核协议但是也表态谈判大门随时敞开,毕竟伊朗违反六国核协议会将原本态度温和的欧洲国家推向对立面,欧洲外交官已经在讨论联合国制裁伊朗的可能性,这也会使得伊朗更加孤立。

  作为本次斩首发生地的伊拉克近年来成为伊朗构建什叶派之弧的首选地,ISIS、库尔德武装及亲伊朗民兵在叙利亚溢出效应影响下反复拉锯。伊拉克中央政府掌控力缺失及财政紧张使得伊拉克成为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异类。在沙特联合俄罗斯推行的OPEC+减产中,OPEC成员国伊拉克一直是减产协议的最大违规者,同时大量走私渠道消化的库尔德原油也一直是市场的X因素。可以说沙特之外,伊拉克较好地填补了由于美国制裁而被抽离的伊朗原油供应量。如果伊拉克被迫更深度卷入美国伊朗博弈,供应端被人为干预如面临美国制裁等,则伊拉克与伊朗两国分别日均400万桶原油产量都被抽离,而目前能超越800万桶每日原油产量的国家只有沙特、俄罗斯和美国这三大千万桶俱乐部。显然全球原油市场供应端难以应对此种可能性。

  对于阿曼、卡塔尔这些海湾事务中一向充当美国与伊朗桥梁的阿拉伯国家而言,伊朗的超限战特种战带来的不确定性与破坏性难以预测,因此他们会积极斡旋。对于沙特而言,沙特阿美国内成功IPO后海外IPO才是关键,维护全球投资者信心至关重要,沙特需要力保其不成为地区冲突升级牺牲品。

  中东地缘潘多拉魔盒打开,预计中东各种冲突不断释放,2020年市场面临大变局,市场避险情绪上升将让避险类资产如黄金及日元等有较好想象空间。同时,国际油价当前宏观受到全球负利率时代流动性向好驱动,中枢近几周来不断向上抬升,油价自2019年12月上旬OPEC+减产决定以来的一波上扬已经透支了不少涨幅,苏莱曼尼被袭又拉了一波,继续强势上行阻力不小。油价高位运行不符合美国战略,面临极限施压的伊朗人也难以获利,因此2020年高油价尚有待进一步考验。

  同时我们也应清醒认识到,中东乱局对中国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可能性正在增加。虽然伊朗当局不愿意冒天下之大不韪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但是在美伊博弈升级中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原油进口国,中东战略通道安全与否愈发重要。中国原油进口海运比例接近95%,2019年中东地区发生的几起油轮被袭事件大幅拉升运费,造成炼油企业运营成本高企。同时油价上涨也会带来输入性通货膨胀,但是中东乱局客观上也为中国赢得战略窗口期。

  作为可能的中东乱局应对,中国应当考虑增加国家战略储备库库容,建立能源预警体制,适时延长战储可支持时间,适当引入民间闲置油库库容进入国家储备体系,建立更为弹性合理的战储机制。当前超高的原油对外依存度及结构性过剩矛盾下,淘汰、关停并整合炼油产业散、小、高能耗落后产能也是当务之急。

  石油来源方面,前期出于国家利益考虑,中国主动减少了美国原油进口,随着局势缓和,中国应利用好美国原油在贸易战筹码作用。

  作为被美国及其盟友视为邪恶轴心的伊朗,历来因其政教合一的宗教国家体制及被西方重重封锁制裁而颇为神秘。当前国际局势波诡云谲,我们有必要对伊朗进行更深入了解。避免在伊朗问题上人云亦云,或做当然推定。

  地理上,伊朗东西方向是陆上连接中东和中亚的必经之路,南北方向则毗邻波斯湾和里海,可谓是地处海湾地区战略要塞;人口将近8000万,比海湾地区另外两个大国伊拉克和沙特加起来还多;种族上,波斯人占到60%以上,其他少数民族包括阿塞拜疆人、库尔德人等;宗教上,大约99%的伊朗人信奉伊斯兰教,其中90%属于什叶派。这种宗教的单一性也使得自上世纪70年代末巴列维王朝垮台后伊朗实行的世俗政治和“神政”分开的二元政体,能在西方封锁制裁下近40载依然稳固。在全球原油核心输出地海湾地区,在美国施加极限施压以前,伊朗原油产量仅次于沙特。

  政治上,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实行政教合一的政治体制,伊斯兰教在国家的政治生活中担任非常重要的角色,最高领袖是国家的最高领导人,由伊斯兰教神职人员组成的专家会议选举产生,霍梅尼为首任最高领袖,现任最高领袖为哈梅内伊。伊朗政府实行总统内阁制,总统是继最高领袖之后的国家最高领导人,既是国家元首,又是政府首脑,由全民普选产生,现任总统为鲁哈尼。这种体系,一方面制造出一个庞大的特权阶层,滋生了腐败,并极大限制了政治家和普通人的权利;但另一方面也确保了对现行体制的一定“缓冲度”——这个社会至少表面上不缺乏世俗元素,也不缺乏民主政治,只是他们之上还有一层权力,而那层权力大多数“俗人”根本无法染指。因此,除非出现如蒙泽塔里那样“神政内部的异己”,现行二元政体很难被直接撼动。

  经济上,伊朗是亚洲和中东主要经济体之一,经济实力较强,2012年国内生产总值为5485.9亿美元,居世界第21位,人均国内生产总值7207美元,居世界第76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石油产业是伊朗的支柱,伊朗是世界第四大石油生产国、石油输出国组织第二大石油输出国。伊朗的货币名称为里亚尔,主要的贸易伙伴有中国、印度、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土耳其等。

  伊朗具有极为悠久的历史,历史上称波斯。波斯民族具有民族自豪感与悲情意识相互交织的双面性格。伊朗国内政治形势上往往外部势力干涉能激起伊朗人同仇敌忾,远到1979年伊斯兰革命推翻“美国傀儡”巴列维,近到2009年伊朗总统大选风波西方国家做出强烈反应却加速了外部势力干涉认定并被有效平息。同时2017年年底伊朗骚乱被迅速平息,印证了伊朗政权的强大控制力。

  中东地区依然是大国博弈的舞台和大国合作的平台,中国应当敏锐把握机会,服务国家战略利益。